• 第十八章 事死如事生
    我的体内有凶兽 桥本药 2147字 2019-08-07 12:08:07
    沉默,死寂一样的沉默。

      方衍只觉得心口抽搐般的疼。那个老人给了他一个铜环,唤醒了他体内的万兽鼎。

      那个老人一直指点他,从未嫌弃过从前的他愚钝。他还没有报答,他甚至连声谢谢都没有说!

      “为什么?”方衍问着,抬头直视老叔祖。

      为什么耿清秋对他这么好,为什么耿清秋会死,为什么老叔祖会答应耿清秋照顾他。

      方衍这具身体自有记忆起就在青冥宗做武奴,他从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那么大的秘密。

      老叔祖眼神渐冷,幽幽说道:“你还太小,太弱。不必知道这些。”

      方衍忽的自嘲一笑,不卑不亢直视老叔祖。

      “弟子天资愚钝,不敢贪图老叔祖传承。”

      “任性!”老叔祖低声斥责,抬手成爪对着方衍。方衍只觉得脖颈忽然被一股巨力压制,每一次呼吸都异常困难。身上的劲气如同被巨石镇压,根本没法动弹。

      “当年耿清秋重伤濒死,却还是背着你这孽障逃了两万里寻求我的庇护。你以为他为何去那必死之地?当年为了你受的暗伤已经压不住了,索性拼一把!懂吗?”

      老叔祖说完,方衍已经满脸通红,眼看就要断气。老叔祖冷哼一声收回手。

      方衍猛然单膝跪地,捂着脖颈大声咳嗽。

      “收拾东西,今晚就来我凌天峰住下!”

      “弟子愚钝……咳!不敢……贪图老叔祖传承。”

      老叔祖猛然转头看他,凤眼中流淌着如同烈焰的红芒。

      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……”

      “耿老是因你而死的吧!”方衍忽然出声,抬头看着忽然僵住的老叔祖。卧底的本质是警察,这样简单的推理,方衍敢肯定自己没有推错。

      “按照你说的,你们的确有不浅的交情。但都不至于让你收我当真传弟子。那个必死之地,一定是你需要有人去。所以耿老死在那里,你很愧疚对吧!”

      老叔祖眼中红芒熄灭,面无表情的看着下边单膝跪地的少年。少年一身青衣,身形单薄。可脊背挺得笔直。

      聪明……和当年那个小姑娘一样聪明……不愧是她的儿子。

      “所以你想收我做真传弟子,弥补你的愧疚。可真相,就永远别让我知道。无论是身世,还是仇家。弟子天资愚钝!不愿识时务终生受老叔祖庇护……欺瞒!”

      老叔祖长叹一口气,分明还是那样艳丽的容貌,可像是苍老了十多岁一般。

      “罢了……随你便是。我的承诺依然有效,五年内你进入内门,我请你喝酒,还赠你一场大机缘。只是……傻小子,你的仇家……远比你想象的,恐怖百倍。”

      方衍暗自松了口气,这一关总算是过了。

      “弟子有一事恳求老叔祖。”

      “刚刚才拒绝我,这会儿又有事相求。罢了……你且说。”

      “不知耿老遗体在何处……”

      一柱香后,青冥宗万福峰。

      这里是青冥宗最高的一座山峰,没有种植任何灵药,也没有任何门人在这儿居住。所有树木都被移走,只有郁郁葱葱的青草,和一座座高大的石碑。

      每个宗门都有类似的地方。一个宗门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阻碍。

      而为了这些阻碍解决,宗门延续传承。必然会有牺牲。死去的门人会葬在万福峰,受宗门后世的香火供奉。

      这里异常的安静,连鸟鸣都没有一声。老叔祖提着方衍的后领落在峰角下。径直走到一个亭子里。

      亭中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钟,只见老叔祖站钟前。没有任何动作,铜钟忽然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      “咚——”

      下一刻,一个浑身裹着黑袍的人忽然出现在亭中。那人的脸上都蒙着黑巾,看不见样貌。

      “守山人见过老叔祖。”黑袍人拱手行礼,声音竟和老叔祖是如出一辙的沙哑凄厉。

      “来见耿姓老友,还望通传。”老叔祖并没有拿出老祖的架子,反而也是微微躬身,客客气气的答。

      “稍待。”守山人说完身形便消失在原地。

      方衍看着这样的场景,虽然疑惑,可依旧没有出声。

      好在老叔祖开口解释道:“事死如事生。这山上的人都有大功于宗门,我也必须尊敬。”

      “那守山人……”

      “他们至亲之人住在山上,自愿放弃前程,服下九死轮转丹。在此守山。他们也是我青冥宗,最强的力量。”

      说是住山上,那么就是死了。方衍心中微沉,站在老叔祖身后等着。

      “山上布了阵,无风。而通传便是点一烛于其碑前,烛不燃,则不许见。烛燃,可见。烛火若灭,必须拜别。”

      方衍心底微动问道:“那有烛火不燃或是烛火熄灭的事吗?”

      “有。”老叔祖竟轻笑起来,如释重负。“不止一例。他们……还是在山上的。”

      守山人忽然显出身形,对着老叔祖拱手道:“耿老曰:可见。老叔祖请上山。”

      老叔祖点了点头,带着方衍一步步走上万福峰。

      偶尔见到一两个石碑,老叔祖都笑着打招呼,似乎真的看到了昔日为宗门牺牲的英灵。

      方衍有些急切,脚下下意识加快步伐,老叔祖忽然一顿转头看着方衍。

      “山上除了守山人,不许旁人使用步法,身法这类加速腾飞的法门。若犯禁,我第一个要宰了你。”

      方衍看着四周的石碑,点了点头拱手道:“是。”

      走到半山腰二人才来到一座石碑前。上书三个大字“耿清秋”。

      方衍扑通一声跪在碑前,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。碑前的烛火忽的摇曳起来。似乎是叫方衍不要跪了。

      “小子以前,只以为这世上是孤身一人。却没发现,您早就在我身边了……”

      方衍没有哭,只是胸口一下又一下的抽疼。连呼吸都伴随着尖锐的痛楚。他孤独太久,从做卧底警察开始。

      一直生活在阴寒的地底,如同世间最狡猾的骗子,欺瞒一个个对他真诚的恶徒。甚至欺瞒一个个脆弱的受害者。

      老叔祖也不偷听,散着步串门去了。直到日落西山老叔祖才再次来到耿清秋石碑处。

      方衍已经靠着石碑睡了过去,而烛火也烧到了底。抬手抓着方衍后领,对着石碑轻笑了下。

      “没准……他还真有希望呢。那些人忌惮的,就是他啊……”

      说完,老叔祖提起方衍。摆了摆手。

      “回见,有空再来跟你喝酒。”

      烛火摇曳了一下,彻底熄灭。
    打赏
    打赏 投推荐票 投御票
      • 100御币
      • 200御币

        赠1张推荐票

      • 1000御币

        赠1张推荐票

        1张御票

      • 2000御币

        赠10张推荐票

        2张御票

      • 5000御币

        赠25张推荐票

        5张御票

      • 1万御币

        赠50张推荐票

        10张御票

      • 5万御币

        赠250张推荐票

        50张御票

      • 10万御币

        赠500张推荐票

        100张御票

      • 50万御币

        赠2500张推荐票

        500张御票

      • 100万御币

        赠5000张推荐票

        1000张御票

      • 1000万御币

        赠5000张推荐票

        1000张御票

      请登录
      0/200

      请登录

      - +
      0/500

      您可输入6-500字寄语给作者,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。

      取消

      请登录

      - +
      0/500

      您可输入6-500字寄语给作者,打赏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。

      取消



  • 目录

    目录

  • 设置

    设置

    阅读主题
   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  字体大小 A- A+
    页面宽度
  • 打赏

  • 投票

  • 友情链接(加Q:756669447): 九州小说 | 品书文学 | 轩慕文学 | 中文广播剧 | 桃乐文学 | 笔趣阅读| 蜜阅书苑
  • 排行榜  |  图书馆  |  任务中心  |  个人中心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关于我们
  •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级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阅读网、免费小说阅读网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  • Copyright 2018 aibookchin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广州市御书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  • 文网文 粤网文【2018】7892-2825号
  • 粤ICP备18078720号
  • 2017864038054
  •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新出发粤穗零字第E-0017号
  •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